马博远收了内力,邪皇孽妃双手护住胸前和小腹挡开吴陈的双手。

那人越来越近,邪皇孽妃模样也越来越清晰,没错,一定是我大伯的儿子。啊——我想起来了,邪皇孽妃是路路起的,这孩子真挺能逗,还给马儿起了个名字。

舅舅,邪皇孽妃说什么呢?您就跟我们走吧。这该做的也都做了,邪皇孽妃想想总好像是还缺点什么。一天清晨,邪皇孽妃韩多带着路路直奔路路绣坊。

都是我不好,邪皇孽妃是我愧对他们二老了……那您——究竟是怎么回事呀?能否说与我们听听。路路一听,邪皇孽妃赶紧喊道:路路、韩多快过来,叫舅舅。

一时间路路娘对自己的脑子很是怀疑,邪皇孽妃是不是真的老了,这脑袋怎么就不好使了呢。

路路娘想着,邪皇孽妃便不由自主地迎着那人走了过去。书雪一听见白泽神的名字,邪皇孽妃立马兴奋应道:好呀。

嗯!唉,邪皇孽妃绍泽,你们族人都好相处吗?他们不会不喜欢我这个外人吧?书雪犹豫道。他又怎会轻易告知世人呢?带着对火影国的向往,邪皇孽妃更是对火花的期盼,书雪开心极了!绍泽,更是开心的,因为,他的家,已近在眼前了。

瞧见远处的山了吗?山那边就是楚国和南唐国,邪皇孽妃有了我独角族这道屏障,南汉国泰民安!绍泽骄傲地说道。一路南下,邪皇孽妃五日光景,脚步已进南汉,再半日就要到目的地火影国了,火影紧临海水,不过千余里宽广,只因朱雀神庙的镇守,它独立成国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